人間異語:臨時工男人 妻兒也留不住人間異語:臨時工男人 妻兒也留不住 2011年 07月13日Q:做臨時工多久了?A:將近35年,都是做土水,過去台灣景氣好,到處都在建設,臨時工的收入還不錯,假如單純出賣體力,1天基本能賺1千多塊;要是懂水電、木工,要賺3、4千塊不是問題。白天辛苦工作,領了錢晚上就去吃香喝辣,很自由。當年3千塊很好花,大吃大喝完,還有多餘的錢去豆干厝、茶店仔找小姐,不像現在隨便吃都好幾百,1千塊不用半天就花光了;從前常賺1天休1天,反正錢花掉,再去賺就有,現在別說做1休1,能有臨時工做已經很偷笑。每天早上7、8點就有大批人在台北橋下等,幾乎都是遊民,吳哥窟有老有少,還有夫妻一起出來做的,載滿1卡車就送去工地。從前我年輕力壯,很容易被工頭挑中,根本不必擔心沒工作,也不愁沒錢花,現在50歲了,能不能被選上還要碰運氣。Q:萬一沒工作怎麼辦?A:只能自己想辦法,我也做過臨時清潔工,只是薪水不高又要掃地、倒垃圾,有時還要洗馬桶,工作環境又髒又臭,1個大男人怎麼適合,做沒幾天就不幹了。沒收入時撿破爛賣我曾試過整整1個月都沒收入,幸好吃飯不成問題,附近的社福中心,中午都會給遊民發便當,沒工作時,每天去排隊拿2個,中晚餐就搞定。假如想賺點零用錢,就去撿垃圾回收換錢,但那種錢賺得很辛苦,還要跟老太婆搶垃圾,撿老半天才帛琉1、2百,夠買菸,又不夠買酒喝。 我比較喜歡撿破爛,撿別人不要的收音機、錄音機、書報等雜七雜八的物品,晚上拿到萬華擺路邊攤賣,利潤比較好。 Q:為什麼不找份固定職業? A:我書讀不多,字又不認識幾個,只會做粗工,除了工地、撿破爛這種低下層的工作,還有什麼工作適合我? 我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去世,11歲那年,爸爸帶著我從南部到台北做事,他也是做工地的,每天他在工地忙著,就把我丟在工地的休息室,從此我沒再去學校,工地是我童年生活的地方,偶爾我還幫忙做事,所以工地的任何事,我從小就很了解。 後來,爸爸因工業意外身亡,當年我才16歲,工頭將我轉送到親戚家,但寄人籬禮服下的感覺很不好,他們根本把我當外人,也瞧不起我爸;還說爸都死了還給他們添麻煩,所以住不到1年,我就離家出走,從那時開始就一直靠做臨時工為生。 Q:你一直都自己生活嗎? A:我結過婚,還有2個小孩,從前工作還算穩定,1家人過得還不錯,直到經濟越來越差,不是每天有工作,太太便開始抱怨,夫妻每天為了錢吵個不停,那時候才知道什麼叫貧賤夫妻百事哀。當工作不穩定,生活幾乎有一頓沒一頓,太太終於受不了,偷偷把孩子帶走。我明白像我這種活在社會底層的人,怎麼可能給別人帶來幸福快樂,既然大家一起不快樂,就再也沒找過他們。 臨時工就是用歲月換金錢,我現在只能活1天算1天。西裝外套

to75tofpl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