遼陽凱嘉五金塑料有限公司廠房內裝有易燃氣體丁烷的鋼罐,此處離輸油管道最近只有2.8米。
  新華社記者 王炳坤攝
  核心閱讀
  地下是輸油管道,地上生產的是易燃易爆一次性打火機,在遼寧遼陽市近郊,有這樣一處存在了16年的安全隱患。
  一邊是打火機廠7年前就被掛牌督辦;另一邊是該廠年年通過消防、安監部門檢查,手續完備。輸油管上的打火機廠,為何搬不動?
  遼陽凱嘉五金塑料有限公司,是當地一家頗有名氣的一次性打火機生產企業,位於遼陽市太子河區唐莊子村附近。在村民的指引下,記者才知道廠院下竟然埋著輸油管道。
  隱患重重,燃料罐裝區距輸油管道僅2.8米
  近日,記者來到打火機廠,公司總經理助理李洪建介紹,管道從廠院西北角穿進,從東南角穿出,長度約400米。
  記者在院內查看,發現管道經過之處要麼是廠區道路,要麼是草坪,上面並沒有建築物,但是距離人員密集的車間和辦公樓都不足10米遠。
  廠區南部就是打火機燃料——丁烷氣的罐裝區,工人們在這裡將從外面拉來的鋼瓶卸下車,將裡面的丁烷氣排放到一個緩衝罐內,再通過與緩衝罐相連的生產線,灌裝生產打火機。
  記者註意到,這個廠區最危險的區域,正好離管道最近。圖紙顯示,丁烷緩衝罐距離輸油管道最近處僅2.8米,罐裝車間距管道也只有七八米。
  李洪建介紹,他們屬於勞動密集型行業,最多時廠區內有800名工人。“青島發生事故後,廠領導對安全格外重視,近期在防火、防爆上又強化了要求。”李洪建說,儘管如此,企業領導和職工還是十分擔心。
  企業年年通過安全檢查,各種安全手續完備
  中石油管道大連油氣分公司鞍山輸油站站長王世永告訴記者,這段管道管頂距離地面1.1米,輸送的是從大慶到中石油遼陽石化分公司的原油,自1974年建成投產後一直是輸油主管線。
  按照李洪建的說法,打火機廠從1997年開始在這裡建設,當時工廠也拿到了審批手續。但是近年來,隨著越來越嚴格的安全管理法律法規出台,這處隱患日益凸顯。
  王世永介紹,2004年前後,他們在中石油組織的管道安全整治行動中將情況層層上報。2006年這一隱患被公安部列為掛牌督辦案件,此次督辦的結果是,打火機廠拆除了占壓管道的物業用房,輸油站將穿越廠區的管道挖出做了一次防腐處理,之後又埋了進去。
  按照後來的《石油天然氣管道保護法》,這樣的整改已不符合要求了。王世永說,近期青島發生輸油管線爆燃事故後,中石油再次組織隱患大排查,他們又將這一隱患上報給了中石油和相關部門。
  然而,除了管道單位之外,這處安全隱患並沒有引起安監和消防部門的異議。記者從牽頭處理這處隱患的遼陽市發展改革委獲悉,這家打火機廠這些年都通過了安監和消防部門的檢查,各種安全手續完備。對此,遼陽市太子河區消防大隊的解釋是,我們只負責建築物的消防安全,地下管道不歸我們管。
  處理遺留問題,只能慢慢來?
  目前,遼陽市已將這一隱患交由遼陽市發展改革委牽頭,聯合安監、消防、規劃等部門共同處理。
  發改委開會征求各方意見,管道方以先建為由,要求打火機廠搬遷或者改建;打火機廠則認為雖是後建,也取得了合法手續,他們表示願意配合,但無論是搬遷還是改建,都要支付較大數額的費用,這筆錢誰來掏?
  遼陽市發展改革委能源交通科科長閆玉清介紹,這已經是一個月內各方第四次開會了,但是取得的實質性進展不大,“畢竟是歷史遺留問題,解決起來也非一朝一夕之事”。閆玉清最後的表態是將雙方的意見形成材料上報。
  王世永說,現在的法律規定有的地方語焉不詳。比如說打火機廠是應當搬遷、清理還是採取必要的防護措施,沒有硬性規定;如果採取防護措施,什麼樣的措施才算合格,《石油天然氣管道保護法》的細則中也沒有給出說明。
  對此,大連海事大學法學教授王利民說,如果當事雙方對這一隱患的形成均無責任,政府出於保障安全的公共利益需要,對輸油管道進行改線或對建築實施拆除,應給予適當補償。
創作者介紹

牆壁滲水

to75tofpl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