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蘭舉國哀悼 迎遇難者回家
  國王、王后、首相接機,民眾沿街等候靈車車隊
  當地時間7月23日,兩架載運首批馬航MH17航班40具遇難者遺體的軍用運輸機抵達荷蘭。當第一具棺木被抬出機艙時,聚集了千餘人的機場瞬間陷入一片靜默,僅能聽見國旗在風中飄揚的呼呼聲。
  荷蘭國王、王后和首相親自接機。每具棺木由8名衛兵抬靈,王后數度落淚。荷蘭民眾自發迎接靈車車隊,拋灑花朵送別遇難者。
  今後數日,還將有更多的荷蘭遇難者“回家”。
  首批40具遇難者遺體抵荷
  王后數度落淚,民眾灑花送別
  23日下午,運送首批40具遇難者遺體的飛機在荷蘭埃因霍溫軍用機場降落。在荷蘭國王威廉-亞歷山大、王后馬克西瑪和首相呂特以及各國代表和遇難者親屬的註視下,號兵奏起軍樂《安息號》,一具具木質棺材被士兵從機艙內依次抬出,而後扛起並緩步行進至候在不遠處的黑色靈車。
  在此期間,表情沉痛的國王夫婦一直緊握對方的手,王后馬克西瑪數度拭淚。
  接機儀式結束後,靈車車隊在軍警的護送下駛往中部城市希爾弗瑟姆一處軍營,遇難者遺體將在那裡進行身份鑒別。
  荷蘭電視臺的轉播畫面顯示,高速公路兩側的電子屏打出了黑絲帶圖案,或手持鮮花,或掩面而泣。靈車車隊行經沿途,成千上萬的荷蘭民眾來為遇難者送別,人們含著熱淚,拋灑哀悼的花朵。
  23日晚,在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,數千人參加靜默游行悼念馬航事故遇難者。晚上8時,游行隊伍從水壩廣場出發,所有人都身穿白衣白褲、手拿白色氣球、胸前貼著紅色蝴蝶結,在阿姆斯特丹街頭安靜前行。回到廣場後,人們哭泣著放飛氣球。
  遇難者身份確認至少需數月
  國王稱“傷痛將長久存在”
  目前,一支150人的調查小組已經集合完畢,開始收集遇難者親屬的DNA信息,以幫助確認運抵遇難者遺體的身份。
  據調查隊隊長喬斯·範·羅介紹,2010年利比亞空難事故發生後,確認104名遇難者的身份信息花了大概30天,“此次馬航空難的遇難者人數幾乎是利比亞空難的三倍,而且還有一些遇難者遺體殘骸仍未找到,調查過程可能會持續很久。”此外,即使對於有經驗的調查員而言,確認遺體身份信息的過程也非常壓抑和痛苦,因此所有調查人員需要每天接受心理評估。
  確認遇難者身份將至少花費數月時間。“身份確認後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通知遇難者家屬。”首相呂特表示。
  “這一事件給荷蘭社會帶來深深的傷痛,這種傷痛將長久存在,”荷蘭國王亞歷山大在全國電視講話中說,“遇難者的不幸遭遇讓我們深感痛楚,我們理解這種痛楚,並與大家共同承擔。”
  據新華社、中國日報、央廣
  ■相關
  兩位遇難者的最後幾小時
  ——媽媽,我可以抱您嗎
  在阿姆斯特丹附近的別墅里的卧室,米格爾·潘杜維納塔問他媽媽卡勒赫:“媽媽,我可以抱您嗎?”米格爾和哥哥沙卡即將搭乘馬來西亞航空MH17到達吉隆坡,轉而前往巴釐島探望他們的祖母。
  卡勒赫說兒子一向開朗、四處旅游,本來應對此次旅行十分興奮。他銀色的旅行箱已經在客廳準備就緒。巴釐島這個人間天堂的飛艇衝浪正在等他。但是臨飛一天前,米格爾卻突然問媽媽:“你會如何選擇死亡?如果我被埋葬,我的身體將會怎樣?是否我將因靈魂回歸上帝而感覺不到任何東西?”
  臨別前一晚,米格爾緊緊擁抱著他的母親,久久不願鬆開。卡勒赫告訴自己,“他這樣一定是捨不得我”,所以她一整夜都抱著兒子。
  這是7月16日,星期三,晚上11點。15個小時以後,米格爾、沙卡和馬航客機MH17上其他的296名乘客墜機喪生。
  ——最後一吻
  乘客威廉·大斯科爾滕搭乘飛機,原本去追求他的愛情和新生活。53歲的他是一位高大結實的退伍軍人,離過婚,買了房子準備搬到巴釐島和他的心愛之人克莉絲汀開啟新生活。
  他們去年在印度尼西亞的海島旅游時相遇, 之後大斯科爾滕返回阿姆斯特丹,他在阿姆斯特丹一家咖啡館當保安。後兩人通過網絡交流,愛情之花孕育綻放。新年伊始,大斯科爾滕悄悄到克莉絲汀家,給了她一個驚喜。之後在印尼一獃就是三個星期。
  克莉絲汀有兩個孩子:14歲的達斯汀和8歲的斯蒂芬妮,兩個孩子的父親六年前去世。達斯汀和斯蒂芬妮很快就和大斯科爾滕相熟,管他叫“爸爸”。他們四個之後也一直在網絡上保持聯繫。他們幾乎每天都用iPad放在桌上,通過Skype軟件“分享彼此的生活”。
  五月,大斯科爾滕回到巴釐島為克莉絲汀慶生,並告訴她他願用餘生與其相伴相隨。6月3日,克莉絲汀送他去機場,並深情吻別。
  這是他們的最後一吻。
  據中國日報
  (原標題:荷蘭舉國哀悼 迎遇難者回家)
創作者介紹

牆壁滲水

to75tofpl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